标签:地下偶像

偶像团体的出路

大概两年前还是在丝芭系48的坑里的我,曾天真幻想过,也许靠我们这群人,将这种日式的偶像live演出的种子,撒播在整个中国大陆,然而两年后的今天的种种事情让我意识,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一件事情。 资本短视,急于榨取短期利润;粉丝不看重团队和剧场演出,更在意撕逼,拍照返图,做黄牛;内娱生态圈畸形,没有给团体型艺人提供生存空间;基本上有了这三条,注定任何类型的偶像团体的出路就是没有出路,最终的命运都是团体内的个别成员单飞,团队解散的结局。比如说,现在很火的火箭少女101,成团到现在,也没有几个以整个团队为主体的演出和作品,而是早早的就开始了部分成员的单飞培养,因此它的未来也是可以预料到的了。

最终剩下唯一的机会,是所有商业化的演出团队,降低自身的愿景和定位,成为类似于半职业半业余的团队,让部分非核心人员可以免于严苛的合同限制自由流动,让演出机会尽量常态化,下沉渗透到喜欢看现场演出的人群里,这样才有机会继续让团体类型的艺人可持续性地发展下去。

谈谈10.03-10.04这两天参加live的感受(顺便谈谈“厄介”)。

 

a picture

10.03-10.04这两天参加了groupy在深圳国际电玩节举办的【亚洲女子偶像团体大赛】(….不太懂这个命名),以下为这次活动的感受。

1, 这次live的演出者有【Clara】,【2&】,【乙女シンドリーム】,【Tokyo Sweet Party】,【Shine Fine Movement】。阵容方面算是差强人意吧,实际上在场的大家都明白,主要看的就是【Tokyo Sweet Party】以及【Shine Fine Movement】,【2&】也算是有一点点期待吧。至于【Clara】和【乙女シンドリーム】,说实话,期待的人并不是很多。这里要特别说一下【Clara】,这个团是广州本地的团,也是属于那种典型的国内搞女团的人会搞出来的团(我严重怀疑制作人根本不懂女团,无论是日系韩系或者所谓中系的,不,说到底,这个团真的有制作人这种东西吗?)。其实我挺心疼那4个小姐姐的,讲道理她们心里也肯定明白在场来的观众没有一个人是为她们而来的,特别是看到自己表演的时候台下静如鸡(有一方面也是因为她们的歌不适合应援),等到别人的团上来的时候台下却那么嗨形成鲜明对比,真的要有一颗很强大的心脏才能继续在舞台上表演啊…不过也要夸一下她们,毕竟上次在191space为Tokyo Sweet Party暖场的时候,她们都没有开麦唱歌,基本都只是跳舞,而这次至少是全开麦生唱,这点上要值得肯定的。而且我其实觉得其中一个小姐姐长得很好看,尤其是第一天的那个发型让我想起了曾经gnz的周倩玉。

Continue reading

从一个视频感受观众互动应援打call的乐趣。

这个视频是关于【天晴れ!原宿】演出的观众在台下应援的记录,如果没有接触过地下偶像文化的人,大概率会被这种应援震惊到吧。排除这里面的一些比较危险的动作(Lift),这个视频基本上展现地下偶像粉丝应援的实际场景,而这个也是我本人一直认为的,偶像演唱会,就是要大家一起蹦迪的!

从notall的一个Live视频感受地下偶像的乐趣。

这个团叫做notall,2014年成立,成军到现在成员一直是最初的4人没有变化过。团队的概念是【新世代的社交性偶像】,让观众的大家来担当制作人(这话是不是很耳熟233)。我有幸在今年7月份参加了Groupy组织的一次演出,亲身感受到了Notall的现场魅力。具体魅力在哪里,大家看一看这个视频便会知道了。

 

建立这个网站的初衷。

前段时间国内微博上关于偶像的话题比较火,主要是有那个综艺节目《创造101》带来了一波关注度和流量,然而我想谈的却不是那种类型的偶像,而是像这部番里讲的【地下偶像】。(PS, 我的空间有一些地下偶像的演出视频,欢迎大家来看看。B站搜索【Danger蛋饺】)地下偶像其实是指一些比较少出现在电视大众公开媒体上,或者背后的事务所比较小型的一些偶像团体,如果还是不明白,我可以举个简单判断的例子,地下偶像通常在容纳数百到一千人左右的live house或者剧场里演出,而地上偶像则会有机会在容纳上万人的体育馆的大舞台上演出。那么既然有已经成为国民偶像的偶像团体在(数字系,早安系,星尘系),那么为啥还有那么多人喜欢地下偶像,为什么地下偶像文化蓬勃发展,她们的魅力在哪?我从三个角度来谈谈我的看法:

Continue reading